您当前的位置:襄阳网 > 古襄阳 > 消息正文

老红军卢本兴的长征经历

2016-10-20 来源:襄阳日报     编辑:保康 杨选成

    保康县马桥镇河南坪村,是老红军卢本兴的第二故乡.卢本兴的原籍是云南省曲靖,他在"中原突围"中流落到马桥,在保康生活了60个春秋.卢本兴虽然于2007年作古,但是他将参加长征的经历留给了后人.下面是他讲述的那些荡气回肠的故事.


    1.跟着红军走


    1935年春的一天,一支队伍路过云南省东部曲靖地区沾益县松林区城方桥村村边.他们不拉夫、不派款、不糟蹋庄稼、不惊扰百姓,给乡民们留下了良好的印象.遗憾的是那天卢本兴到坡上放牛去了,错过了一个机会.事后,卢本兴才听到人们议论,说那是朱毛红军的队伍.朱毛是谁?长什么样?为什么起这么奇怪的名字?队伍为什么开到这么边远偏僻的地方来?还要开到哪里去?这一切,给好奇的卢本兴留下了一连串疑问.


    第二年阴历三月上旬的一天,吃过早饭的卢本兴正准备赶牛上山,忽听有人大喊"红军来了".卢本兴一听,心想这次可别再错过了机会,立即喊了放牛的伙伴杨孝汉、卢仕来等十几个孩子,跑到村外的路口去看热闹.


    就在那一天,卢本兴参加了红军.


    当天,卢本兴随部队行军60里,晚上在一个叫马街的村子里宿营.


    住下后,卢本兴才知道他所参加的这支部队是红二、六军团五师十三团,师长叫贺炳炎.他和杨孝汉、卢仕来被分配在团政治处当宣传员.他们三个人的具体任务除手提装有石灰或红土的油漆桶,帮老兵们刷标语、贴标语外,还要搞社会调查,摸清当地土豪的情况.他们能听懂当地的土话,可以充当随军"翻译".摸清情况后,由宣传队上报给团部,没收地主土豪的财产,分发给穷人或充当军饷.


    从此,卢本兴及其伙伴们便踏上了漫漫的革命路.


    2.小小宣传员


    因为卢本兴参军时年龄太小,所以团部把他编入了团部宣传队.


    那时候,差不多每个团都有宣传队,多则十几人,少则七八人,主要任务是负责部队的宣传鼓动和扩军工作.


    红二、六军团从湖南北部出发,到云南的时候已连续征战四五个月了,行程几千里,部队减员很多,急需兵员补充.每到宿营地,宣传队都要动员当地的老百姓参加红军.


    小孩子也有小孩子的优势.由于中央红军头年路过云南时口碑很好,老百姓不再躲避.部队每到一个村子,都有与卢本兴年龄相仿的小孩子们看热闹.这时候,卢本兴就把刚学会的歌曲唱给他们听,和他们套近乎,宣传我们这支队伍如何好,是穷苦人的队伍,官兵平等.这些法子很奏效,一些好奇的小朋友也和当初卢本兴入伍一样,听着听着就动了心,参加了革命队伍.


    每个宣传队都有各种有文化特长的人,有的会唱歌跳舞,有的会画画,有的写一手好字.一到宿营地,拿起笔刷几幅标语,画几幅漫画;甚至在行军途中见到好地点,也见缝插针,写几幅醒目的标语口号;每逢部队集中开会时,常常拉上几首歌子,以活跃部队气氛.


    部队宣传的标语口号主要有:"打倒土豪劣绅""取消苛捐杂税""实行土地革命""耕者有其田""红军是穷人的队伍""红军不抽丁,不拉夫""天下穷人团结起来""打倒封建统治,建立苏维埃政权""停止内战,一致对外"等.


    由于卢本兴没有文化,只好一边提桶,一边学认字.


    十二三岁正是好奇的年龄.在参军的头几天,卢本兴睁着一双好奇的大眼睛,观察、接受部队的一切新鲜事物.


    3.抢渡金沙江


    红二、六军团要达到在川西北与红四方面军会师的目的,金沙江是一道必须突破的天险.除敌人沿江有重兵把守外,金沙江水深流急,加上缺乏船只,后面敌兵紧逼,稍有不慎,就会使这支上万人的红军队伍陷于绝境,给革命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因此,红军的目的是尽量避开敌人的重兵,在金沙江的上游过江.


    红二、六军团在黔西北制造了假象,把敌人的主力调到了四川一带沿江布防.红军在宣威地区打垮滇军主力后便长驱直入.这时,云南腹地敌人兵力空虚,只有少数地方部队和民团把守,所以红二、六军团所到之处,犹入无人之境,行军速度很快.这期间,卢本兴经历了三件事:


    一件是过寻甸.


    寻甸的城墙是青砖砌成,比较坚固,因为它挡在要路口上,先头部队不得不强攻,搬掉这只拦路虎.


    战斗的情景卢本兴不知道,他随大部队穿城而过,见到护城河边吊桥上死了许多人,被码垛子似的码成几大堆,足见攻城时的战斗是多么激烈.街上关门闭户,冷冷清清的,老百姓吓得不知道躲到什么地方去了.街道上还有几具民团兵丁的尸体没来得及搬走,趴着的、仰着的、歪着的都有.有一具尸体光着上身,枪眼里血还没凝固.附近还传来零星枪声,估计刚才这里发生过巷战.


    卢本兴第一次看到这样血淋淋的场面,吓得不得了,忙用手捂住眼睛,跑步通过.


    没有人笑他胆子小,只有急匆匆的脚步声.


    第二件事是佯攻飞机场.


    昆明飞机场位于距昆明仅40里路的富民县境内.红二、六军团为了调动敌人到昆明救驾,故意攻打飞机场,做出要攻占昆明的姿态来.


    这天,卢本兴所在的十三团在行军中突然接到命令,要他们团担任攻打飞机场的任务.


    部队很快被拉上去投入战斗,因团宣传队没有作战任务,便站在一个山坡上观看.枪炮声劈里啪啦响了一个钟头,只见前方烟雾缭绕,灰蒙蒙的一片,根本看不清.这是卢本兴第一次看打仗,他马上联想到寻甸吊桥边的那些民团尸体,心里扑通直跳.不一会儿,佯攻的目的已经达到,部队就撤下来了.


    这次佯攻飞机场使国民党前来督战的要员顾祝同和云南省主席龙云大吃一惊,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红军会这么快突破了他们的堵截,竟然敢来端他们的老窝,急忙调动摆在元谋一线的军队回防昆明,连附近县的民团也被调到昆明保驾.这样一来,敌人在滇西的兵力更加空虚,为红军的西进让开了道路,为抢渡金沙江争取了三天的宝贵时间.


    第三件事是遭敌人空袭.


    部队从昆明市郊撤出以后继续向西,以每天一百多里路的速度急行军,待敌人醒悟过来时,红军已走了几百里的路程.顾祝同恼羞成怒,严令空军对红军部队进行狂轰滥炸,以阻挠红军部队的前进速度.


    记得在抢渡金沙江的头一天黄昏,部队正行进在鹤庆县境的一个小山冲里,突然飞来一黄一黑两架敌机,对队伍进行轮番轰炸.因为地形不利,部队散不开,伤亡较大.


    卢本兴开始还能听到炸弹爆炸的响声,后来就听不见了,只见一团团火球在周围闪耀.由于弹片是呈扇形向上飞开的,山坡上的人伤的也不少.飞机飞走后,卢本兴爬上山坡,看到一摊摊血迹和倒在地上的一个个战友,这情景使卢本兴更加痛恨国民党反动派,同时也初步体会到革命的艰险.


    兵贵神速.红二、六军团用连续急行军的办法,甩开了尾追的敌人,仅用十多天的时间,迅速赶到了金沙江上游丽江、石鼓一线的渡口.


    金沙江从青藏高原一泻千里,直下滇西,波涛汹涌,水流湍急,只是到此后江面才宽阔一些,但仍然很深,不能涉水而过."云南王"龙云根本来不及调兵防堵,地方民团更是势单力薄,不堪一击.红二、六军团一万多人的队伍,以排山倒海之势,同时夺取了三个渡口,利用一切渡河工具渡过了金沙江,蒋介石企图用金沙江天险剿灭红二、六军团的美梦又一次破灭了.


    卢本兴所在的宣传队是从巨甸渡过金沙江的.因当时船只较少,缺乏渡河工具,形势又很紧急,但天大的困难也难不住红军指战员,他们自己动手,就地取材砍竹子扎成筏子代替船只,胜利地完成了渡江任务.


    4.艰难爬雪山


    过金沙江的第二天部队就走进了雪山.这对红小鬼卢本兴来说,感到特别新鲜.因他的家离曲靖不远,那里四季如春,很少下雪,有时候飘一阵雪花,落地就化,根本没见过那种长年不化的积雪.有些南方的老兵们也感到稀奇,用枪上的探条戳,也没有探到底.


    卢本兴开始感到很新鲜,一边走一边抓着雪玩,渐渐地兴趣全无,雪山路滑,攀登很吃力,需手脚并用.爬着爬着,他气喘吁吁,嗓子发痒,两腿发软,只想坐下来休息一会儿.一些体弱有病的同志更觉得累,就地而坐,结果一坐就再也站不起来了.


    部队要翻越的第二座大山是巴安大雪山,海拔近5000米.远远望去,山势高耸入云,道路陡峭险峻,山上云遮雾绕,虽是六月间的天气,仍有雪花飞扬,被当地人视为畏途,很少有人敢冒险翻越.


    这一次部队有了抗寒御寒的经验,备有辣椒、盐、酒等御寒物资.炊事班的同志在山脚下支起一口口锅,锅里熬着辣椒水,路过的指战员每人一茶缸,以生热驱寒.


    同时,上级安排专人动员,讲解翻越雪山应注意的事项.比如:每人须找根棍子作拐棍;干部要爱护战士,身体好的要帮助身体弱的;要实行轻装,丢弃一切不必要的辎重;将牲口安排给伤病员骑等.


    卢本兴所在的七连一路上手拉手,人推人,艰难地往上攀登,用了大半天的时间才爬上山顶.谁知快到垭口时风雪交加,雪花打在脸上生疼;风吹得让人睁不开眼睛,喘不过气;再加上山高缺氧,空气稀薄,卢本兴只感到上气接不上下气,胸口堵得厉害,浑身瘫软,眼看支持不住了,连长看到后紧紧拉住他的手,连拖带拽,终于翻过了山垭.过垭后,卢本兴见路边躺着十几具红军指战员的遗体.其中有一个侧着身子,胳膊伸向前方,从他特有的姿势不难看出,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还在坚持向前,奋斗不息.


    就这样,红二、六军团顺着金沙江边直上白玉,又折向正东,翻过了一山又一山,走过一岭又一岭.仅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山就爬了4座.到此时,卢本兴已艰苦行军两个多月了,行程几千里,至六月底,终于到达了离甘孜不远的绒坝岔一带,准备和红四方面军会师.


    5.见到贺老总


    经过半年多的艰苦转战,1936年7月1日,红二、六军团的先头部队终于和红四方面军在甘孜胜利会师了.


    红四方面军指战员热烈欢迎红二、六军团的到来,到处刷着标语,"欢迎英勇善战的二、六军团".他们在极其困难的情况下,送来了不少慰问品,其中有帐篷、皮斗笠、皮草鞋、皮口袋、毛线衣、袜子等.


    两支红军部队会师后,中央来电将红二、六军团和红九军合编为红二方面军,贺龙任总指挥,任弼时任政委.


    为了更好地开展战地宣传活动,贺龙总指挥决定组建方面军剧团,从各团抽调人员.经团宣传股长刘道贵推荐,卢本兴被调去当演员.


    剧团的团长叫向恒英,是贺龙的外甥,也是多年来跟随贺龙闹革命的老同志.他和指导员陈乐英共同负责剧团的组建工作,这时已陆续从部队抽调了二三十名红小鬼,初步拉起了架子.但这些来自湖南、贵州和云南农村的苦娃娃,既没有文化,又缺乏文艺方面的知识,对文艺表演更是一窍不通.


    为了增长知识,增进了解,军部便组织剧团的人员参观了红四方面军的剧团.那个剧团由100多人组成,女同志也不少,条件比较好,还配有帐篷,演出的节目多数是歌舞.他们除了演戏以外,还做一些鼓动性的宣传工作.


    为了尽快地熟悉情况,早日进入角色,军部又决定将剧团人员留在红四方面军剧团学习一段时间.卢本兴从红四方面军剧团的老大哥、老大姐那里学习到一些歌曲和简单的舞蹈动作.


    在军部剧团里,卢本兴非常荣幸地见到了充满传奇色彩的贺龙总指挥.


    贺老总对部队文化工作十分重视,对剧团的组建工作格外关心,经常到驻地看望和勉励剧团的演员们.他说话幽默风趣,没有一点儿官架子.


    有一次,贺老总摸着卢本兴的头问:"小鬼,苦不苦?""不苦."卢本兴身子一挺答道."嗯,不是不苦,是你不怕苦."贺老总拉着卢本兴的手纠正道.


    小鬼们全笑了,卢本兴也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拘束感没有了.


    短短的几句话,使卢本兴增添了革命的勇气和信心.


    6.闯过水草地


    红二方面军在甘孜休整几天后,于7月上旬奉命和红四方面军一道出发了.因为红二方面军剧团的小鬼们要边行军边学习,于是同红四方面军剧团一道踏上茫茫的征途.


    到了上阿坝以后,给养越来越困难,每人每天分发的粮食由半斤往下减,后来,颗粒无存,部队断炊了!剧团的人员不得不挖野菜充饥.


    部队到达中阿坝,开始进入沼泽地,越来越难走;到了下阿坝以后,就进入越走越稀的沼泽地.那里的低洼地带简直像湖区,生长着大片大片的水草,河汊很多,有深有浅.卢本兴清楚地记得,其间有一条噶曲河,河面约五六十米宽.行李是由皮筏子渡过去的,而部队则是从两根牛皮绳子上攀爬过去的.


    在水草地行军简直是艰难至极.一踩到低洼处臭水四溢,烂泥没过膝盖,上干下稀,深不见底.有些地方简直像豆腐脑一样,一处晃动四处跟着动.人走在沼泽里,身子晃晃悠悠,如同站在漂浮物上.人由于受力面积小,如果陷在泥浆里,越挣扎就陷得越深,不一会儿就陷至腰部,若救援不及时,就有生命危险.卢本兴亲眼看到,这样的危险时有发生,夺去不少红军战士的生命.


    还有一种危险是,这种腐臭的泥水有毒,产生一种非常难闻的气味,若伤口沾上它,就会发炎、腐烂中毒.


    更可恶的是老天爷也乘机捣乱,喜怒无常,一会儿雨,一会儿晴,一会儿狂风,一会儿冰雹,不时地折磨着这些瘦骨嶙峋的战士,恶劣的地理环境和气候,又使红军损失了一批同志.在下阿坝,大部分部队断炊了,而茫茫的草地仍然见不到边.红二方面军是后卫部队,筹措粮食更加困难,沿途的野菜、可吃的树皮均被采摘光,只好将随身携带的皮斗笠、皮带、皮草鞋切碎煮熟充饥.


    贺龙总指挥时刻关心着战士们,实在没办法可想,就把驮东西的骡子、马杀了,分给大家吃.一到宿营地,他带头去河沟里捉鱼,送给伤病员吃.


    这期间,剧团的红小鬼们一个个瘦得皮包骨,连说话的力气也没有了,走路东倒西歪、踉踉跄跄的.饥饿这个死神时刻威胁着他们.卢本兴清楚地记得,有好几个熟悉的身影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因为缺粮,干部战士的体力严重下降,疲惫不堪;加上道路艰险,行军速度很慢,红二方面军过草地前后花了个把月的时间.


    阴历八月十五左右,部队终于到达巴西、包座一带,快要走出草地了.那几天,凡是皮带、皮鞋之类可以吃的东西都吃光了,连带路的向导都断了粮.幸亏那里的青稞黄了,部队派人和当地藏民联系,采取边收割边买的办法,买了一部分青稞.


    后来有关统计数据表明,仅红二方面军牺牲在草地上的干部、战士就有几千人之多.


    到了包座就走出了草地,部队休整了几天,又继续北上.


    顺着嘉陵江上游的白水河往上走了几天后,登上岷山山脉.那里的山势又高又险,山上森林茂密,遮天蔽日.围绕山腰上的盘山小道,是在悬崖绝壁上凿成的仅一人高的栈道,依崖通过时令人战战兢兢,牵着骡马行走时更让人揪心.在一险要处,卢本兴亲眼看到几具坠崖骡马的尸体卧在河滩上.那地方就是腊子口.一年前红一方面军在此打了一场恶仗,敲开了进军甘肃的大门.


    不久,红二方面军奉中央之令南下成县、微县,到达人口较为稠密的地区.部队的生活得到了很大改善.


    7.胜利大会师


    红二方面军按照中央的指示,在成县、微县的两地扩军筹款,打土豪分田地,建立苏维埃政府,轰轰烈烈的革命运动又开展起来,和陕甘宁中央根据地形成了掎角之势,直接威逼西安.


    蒋介石是不能容忍红军在这里生根的,他又慌忙调动嫡系胡宗南部队和川军、西北军,从四面八方压过来,企图将红军剿灭在这一地区.


    九月,由于红四方面军领导张国焘令四方面军西进,准备渡过黄河向青海发展,这样一来,红军的力量大为削弱.敌人便集中兵力围剿势单力薄的红二方面军,形势迅速恶化.部队只好从六盘山脚下夺路突围,向北转移,经天水、甘谷、通渭,辗转近一个月时间,到达了甘肃的会宁、静宁地区.


    部队是在十分紧张的情况下渡过渭水河的.


    这时已到阴历十月,卢本兴听到一个振奋人心的消息,中央已派红一方面军的部队从陕北前来接应红二、四方面军,三支红军就要胜利大会师了.


    在围剿红二方面军的敌人中,最卖力的是胡宗南的部队.川军为了保住他们的地盘,看到红军北上以后,解除了对他们的威胁,就停了下来;西北军是杨虎城的部队,这时已和红军达成某种默契,应付差事似的朝天放枪,让道放行;只有胡宗南的部队仗着是蒋介石集团的嫡系部队,武器装备好,对红二方面军紧追不舍,一路跟进,像一条甩不掉的尾巴.红军的指挥机关便利用敌人骄横跋扈的特点,将其诱至甘肃省东北的环县山城堡一带的预设战场,三支红军队伍密切配合,协同作战,一举歼灭和击溃胡宗南的两个旅,终于在苏区的家门口狠狠地教训了他一下.


    在山城堡战斗中,卢本兴所在的剧团除了上阵呐喊助威外,还帮助民夫抬担架、救护伤员和打扫战场,分享了胜利的喜悦.


    三军会师之时,周恩来和邓小平亲自率领慰问团来到红二方面军驻地,对指战员们进行慰问,高度评价了红二方面军不畏艰险,英勇奋战,长途跋涉,仅以一万多人的部队,粉碎了十几倍敌人的围追堵截,胜利完成长征的英雄气概.

襄阳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 “来源:***(非襄阳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QQ:474560388 邮箱:474560388@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