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襄阳网 > 健康 > 医疗资讯 > 消息正文

大病众筹,如何走出让人既爱又恨的困境

2016-12-13 来源:中国妇女报     编辑:襄阳

    编者按


    日前,一位父亲为白血病女儿筹款的事情引发亿万网友关注.从最初的祝福,到后来的震惊,直至愤怒.出现大病,面临高额的医药费,普通家庭往往不堪一击.除了社会保险,向亲朋好友借钱也是常见的应急手段,不过近年来又多了一条新的途径:大病众筹.大病众筹近两年迅猛发展,据了解,仅"轻松筹"一家平台在2015年,用于医疗救助的众筹项目是1万多个,2016年上半年是2.3万多个,上半年的医疗救助筹款4.5个多亿.就整个行业而言,据不完全统计,将近10家众筹平台提供个人救助服务.那么大病众筹为什么受到患者的青睐?这些众筹平台是否合法?众筹发起人的真实性由谁负责?平台征收的手续费又最终流向何处?中国妇女报·中华女性网记者对此展开了调查.


    □ 中国妇女报·中华女性网记者 张明芳


    2016年11月9日,青青的女儿出世,而她却感受不到丝毫欣喜,因为此时的老公正在另一家医院接受化疗.


    丈夫在单位体检中查出血小板低,后做了骨髓监测查出急性髓系白血病,万幸的是公公的骨髓配置成功,然而青青一家却面临50万到60万的巨额医疗费.


    这让原本不富裕的一家雪上加霜,想尽一切办法也没有凑足钱.


    在朋友的介绍下,她注册了轻松筹,"为了我未满月女儿的爸爸筹集救命钱",截至记者发稿时,青青筹到了19万余元,收到了来自6000余位好心人的捐款.


    大病众筹程序简单参与者众多


    和青青一样,如今很多人选择在众筹平台发起大病众筹项目,仅仅"轻松筹"一家平台,2016年上半年就有2.3万多个.


    实际上,近几年来,我们经常会看到大病患者寻求医疗众筹的新闻见诸报端,而大部分患者是参加了医保的,为什么他们仍会向社会求助?


    轻松筹联合创始人于亮接受中国妇女报·中华女性网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实际上源于三方面的原因,"我国的医疗保险是后置的,不论你有多少医保报销的比例,在治疗的时候要先交费,交费之后,在治疗的基础上再报出来.患者必须马上筹措到足够的钱交给医院作为押金你才能去报销.很多情况是借不来这些钱,所以没有办法享受医保报销,不交钱医院是不收治的."于亮解释道.


    此外,于亮坦言,各地医保报销比例是不一样的,各种不同的病种报销比例也不一样.包括申请救济金,虽然各地都有,但是一个复杂的过程,许多老百姓对这个不太了解,或者根本就不知道可以申请救济金.他们第一时间想到是如何尽快解决资金问题,因而想到众筹.


    "众筹平台上很多患者所患重大疾病及使用的药物大部分是自费的,是不在医保报销范围内的,这些费用在大病里占的费用又相当大.这是患者选择众筹的另一个原因."于亮说.


    对此,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公益研究院院长王振耀则认为,目前我国的很多政府救助都要有严格的审批程序,其中有些患者是不符合医疗救助条件的,因此他们可能会选择向社会求助.


    实际上,如果向公募基金会求助,即便符合条件,也要经历核实情况、签订协议、开具票据、公布进展等程序.把整套流程走完之后,也需要不短的时间,病人治病往往急需用钱,又等不起.而大病众筹程序简单,效果不错,自然受到很多急需救助者的青睐.


    大病众筹属于个人救助 合法但真实性需审核


    既然受到求助者的欢迎,基于网络社交平台上的这种公益众筹是否合法呢?我们知道,2016年出台的《慈善法》规定,个人不能发起公开募捐,慈善募捐的主体是慈善组织.


    王振耀解释说,慈善宗旨应该具有公益性,是利他的,必须使不特定的社会公众受益;而为某个特定的陷入困境的个人筹集款物的活动,是利己的,不属于慈善募捐,而是称为"个人救助".个人救助虽不在《慈善法》管理范围内,但也是得到允许的,因此在众筹网站发起大病求助是合法的.


    既然个人可以在网络上发起大病求助,那么就难免有些别有居心的人以大病众筹为名消费网友的爱心.在"罗×笑事件"中,公众质疑的焦点在女童医疗支出到底需要多少?罗尔在公众号称,女童每天医疗费用少则一万出头,多则三万有余,一大半少儿医保走不了.然而深圳儿童医院回复称,女童三次住院总费用合计约20万元,其中自付约3.6万元.在整个事件中,罗尔似有虚报隐瞒真实医疗开支的嫌疑.


    事实上,在大病众筹过程中,虚报、夸大医疗开支甚至诈捐的例子也经常见诸报端.2016年10月,苏州一名乳腺癌患者的子女称,家中为母亲治病几乎花光了所有积蓄,因此发起了30万元的众筹求助项目,并很快筹到逾2万元.不过紧接着医院称患者实际治疗总费用1.7万元,医保报销之后,自费仅6383.07元,且主治医生预测未来医疗费用仅5万元左右.在遭到质疑后,众筹平台将众筹的目标金额从30万元改为5万元.2016年年初,男网友扮"知乎女神童瑶"诈捐15万;2015年,19岁的女子杨某利用天津港爆炸事件,捏造其父是爆炸事故受害者的虚假消息,骗取网民捐款近10万元……


    那么众筹平台上发布的求助者的个人资料真实性又如何保证呢?


    对此,于亮表示,对于患者发起的众筹项目,我们会进行后台审核,在筹款的过程中我们会要求他提供相关的资料,我们进行审核和认证.资料主要包括姓名及身份证,平台会通过公安部接口来调取信息,来证实身份信息是否真实.此外还需上传手持身份证照片留做备案,同时提供所在医院的名称以及他所患的病情和病种,还要上传医疗相关证明包括诊断证明,住院证明,化验单以及一定的药费单据等等.


    "我们使用的身份验证方式是目前国内最权威最专业的的分析方法,它的数据来源是国家公安部的身份信息系统."于亮表示.


    "而对于患者提供的住院治疗信息,要求是带公章的医院原件,我们去做审核分析,看病历有没有作假,有没有涂改,有修改的就拒绝了,没有涂改就是真实的."


    于亮同时强调,也不排除有些发起人可能会隐藏家庭收入情况,"我们是非公开的筹款,不对陌生人展示,只是在熟人关系网络里筹款.有些家庭经济条件比较好的求助者隐瞒信息,捐款人也会提供线索给我们,我们会根据举报的内容去复核."


    王振耀也认同以上观点,他认为网络是把"双刃剑",它既可以让求助者在短时间内获得大量的关注和支持,同时也会接受无数双眼睛的监督,致使造假者不敢轻易犯险.


    手续费用于日常运营 项目验证存在阻力


    虽然专业的众筹网站更透明,不过,据记者了解,目前几乎所有众筹网站都会在转账过程中向收款人收取一定比例的手续费.


    以轻松筹为例,一般会收取2%的手续费,而这些手续费的用途为何?于亮解释称,他们使用的微信支付这种第三方的支付平台会收取一个手续费,平台直接在交易的时候就被系统自动扣掉了.扣除支付给微信支付平台的1%的手续费,剩余1%的手续费用作"轻松筹"平台的运营费用.运营费用包括员工工资,房租、服务器和相关接口的使用费用,据介绍,轻松筹目前员工250人,客服是130人.


    而作为一个商业性平台总要有自己的赢利点,据于亮介绍,实际上目前轻松筹的业务主要包括四大块,产品预售(农副产品预售)、梦想清单、医疗救助及公益筹款."大病救助的平台,单纯只做这一个业务的话,是很难持续生存的."于亮说道,"我们的经验是,你还是要有其他的收入来源的,我们一直坚持做农产品预售可以补贴到公司整体发展里面."


    的确,虽然众筹平台如火如荼发展,但据《2016年10月份众筹行业发展月报》最新统计,仅10月共有30家平台下线,其中专注做个人救助业务的爱心筹、病友帮2家公益众筹平台宣布停止运营.可见个人救助业务的平台在自身发展方面还是会遇到很多问题.


    在于亮看来,是如何保持一个公司的良性运作.此外,作为一个商业公司,在做大病救助的项目验证时,尤其是在和一些行政机构或者医院进行验证的时候,因为身份问题,他们也遇到了很大的阻碍.


    "医院方面也不会主动配合,一些行政部门,比如说民政等部门,他们也不太会配合一个商业公司去调查一个用户的医保情况,这是我们遇到的最大的问题和阻力."于亮谈到,目前个人救助调查内容这块并没有国家相应的法律法规去做一个支撑,医院和相应的部门不配合的话,也是没有违规,没有硬性指标要求他们必须配合这个事.医院也没有必要对患者的使用资金进行任何的公示,对于他们来说做自己分内的事,他们不配合也没有错.如果配合,反而会觉得会不会泄露病人的隐私.


    互联网帮助传统慈善向现代慈善转变


    作为一个商业平台,更多的只是提供信息审核验证,对于后期筹款完成后,求助人的资金使用情况,平台也只能建议用户合理使用资金."资金是受助人本人的,我们平台只是建议,没有办法直接监管.法律上我们的工作结束了,但是我们也会提前跟发起人沟通,让他做资金的公示,这都是没有强制的."于亮解释,最终资金的使用公示情况还要看发起人的主观意愿.


    此前,爱德基金会副董事长兼秘书长丘仲辉曾表示,网民对于公益事业参与的热情之大是值得尊敬的,也是应该去善待的.


    他说,互联网公益需要自律精神."捐款当然越多越好,但是你得有个限度."丘仲辉说,捐赠量过大之后,一定要考虑监管能力,如果执行能力平衡不了大家的捐赠能力,"这个钱捐了之后是烫手的,你花不掉或者不能及时花就会出问题,网上的舆论一定就会有很大的变化."


    那么是不是因为网络上诈捐行为的存在或者众筹平台的不尽完善,我们就失去对于网络公益平台的信心呢?


    答案是否定的,王振耀认为传统慈善讲究直接施爱,面对面献爱心,而现代慈善讲究组织施爱.受时间与空间的限制,传统慈善曾一度面临需求与资源难以匹配的尴尬.而互联网正帮助传统慈善向现代慈善也就是组织慈善的转变,尽管现代慈善不是完美无缺的,但是我们也要给予足够的信任.


    当然对于很多大病患者来说,网络众筹似乎成为其挽救生命的最后一根稻草,但是于亮也坦言,大病众筹能筹措到的资金实际上是有限的,并不是每个用户都能筹到十几万、二十几万,甚至有人能筹到几百万,大部分的患者能筹措到的资金就一两万、三四万.他举例说,2016年上半年轻松筹救助了2.3万个家庭,筹款额是4.5个多亿,平均下来一个家庭1万多块钱.这些钱只能解决一时的治疗,还是需要从其他方面解决问题."最终可能咱们国家的医保加上个人的商业保险再辅于一些社会救助来相辅相成解决医疗救助难."于亮说.


    王振耀则建议首先政府部门要调整政策,从救穷人向救困难群体转变,另一方面可以成立紧急救助联盟,组织民间组织和爱心人士实现大病救助的组织化,同时结合个人救助共同解决大病救助难题.


    而对于很多困难家庭来说,一个利好消息则是新慈善法颁布后,轻松筹成为首批入选民政部"13家互联网公开募捐信息平台"当中,唯一的一家众筹平台.意味着可以和基金会合作,帮助一些特别困难的家庭进行公开募集.于亮指出,"有了民政部的支持,我们可以跟基金会合作,把病人的信息提供给相关基金会,为基金会募集捐款,我们平台买产品的这些用户也可以给他们捐款."


    无论如何,在当前的社会现状之下,轻松筹这样的网络筹款平台的发展,作为一种新渠道,能让大病患者们更好地接触社会上的爱心,集社会的力量帮助每个微弱的个体.

(<大病众筹,如何走出让人既爱又恨的困境>来源中国妇女报,版权归原作者或中国妇女报所有,转载请注明原文来源出处,本文链接:http://www.cjszwx.com.cn/jiankang/yiliao/201620117.html)

襄阳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 “来源:***(非襄阳网)” 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2、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QQ:474560388 邮箱:474560388@qq.com